盒盒盒盒子

立场
EGHY ARASHI
凹凸世界 RWBY
圈名:阑夜/毛病/路盒子(不定)
比心

【龙x二宫和也】DEVOTE(献身)

前作:一、相知相忆深

本文无聊小学生文笔,人物ooc,慎点。

二、逢君落花时

  那是五年前,二宫和也与龙的第一次相遇。

这一天,二宫和也不舒服极了,脑子像要炸开一样的疼,其中还闪过了一些不知名的片段,但更多的是一幅一幅的画。
  他的意识开始模糊,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将他的灵魂挤出这个身体 二宫和也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开始与身体内的那股力量对抗。
  他们灵魂碰触灵魂,交缠在一起,产生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,像是灵魂交融合二为一,二宫和也被这种感觉冲昏了头脑。连他的眼镜掉了都不知道。
  “帮我……把这些画……保留好,永远的留下来。”恍惚中,二宫和也听见了有人在说话,只是声音很轻。
  把画……保留好?
  对于二宫和也来说,唯一永远保存的方法就是雕刻啊,他只会雕刻。
  

精神和灵魂一次次被撞击,二宫的意识看似也在逐渐涣散,可只有二宫他自己知道,现在他有多么庆幸,身体里有这样一个灵魂可以给他源源不尽的灵感,二宫他雕刻虽然有天赋,可总是缺了点灵气,现在好了,那个灵魂帮他把仅剩的一点不足也补全了。或许现在二宫唯一的愿望就是自己不要死,他想把那个人的画里的感情雕刻出来,用他自己的刻刀、自己的手。

许是上天听到了他的执念吧,另一个灵魂的躁动在渐渐平息,和二宫的灵魂渐渐饱和,这种感觉很奇异,是二宫之前从未感受过的——让他变得兴奋起来,变得有了做爱的欲望,但二宫和也很快的抑制住了这不该来到的欲望,努力将注意力转移到雕塑身上。他戴上了眼镜,准备开始创作新的作品。

不巧,电话突然响了打断了他的思考。

 他接起电话,听筒里传来了熟悉的声音。

“nino导师跟我说,你拿去参赛的作品有信儿了。”

“真的么?!怎么样!”

“……”

电话那头大野的沉默让二宫和也苦笑了一下,结果也了然于胸。

“没事……我想我需要出去走走。”

“你别这样nino,其实你很优秀只是……”

“行了大野,够了!我怎么样我心里清楚好么?!我一点也不优秀我知道,你们每次的安慰那么真,真到我都相信自己可以,可结果呢?一次次的失败,让我怎么再相信自己、相信你们?跌倒了爬起来那是活人做的事,我现在已经死了!我跌下了万丈悬崖!我走的路,是明明看得见出口却无法抵达的归途!你知道么!”二宫怒气冲冲的挂掉了电话,抓上外套便出了家门。

我们都知道啊,你说的我们都知道啊,不要再逼迫自己了好么求求你。大野死死地攥着电话,轻轻颤抖着。

 

他去了离家不远的咖啡馆。

“先生您好,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么?”
“一杯卡布奇诺,谢谢。”
“请稍等片刻。”
“好的。”
  二宫和也找了个可以座两人的空桌等他的卡布奇诺。
  咖啡终于调冲好了送上桌,热气氤氲了他的眼镜,他的眼前白茫茫的,看不起清东西了。
“请问这里有人么?”一个很好听的男声。
“没人,请坐吧。”二宫抬起头让镜片接触一下正常温度的空气,恢复清明。
“你好我是松本润。”那人很奇怪,他的头发烫了小卷有些长,刘海耷拉在眼睛上,嘴角纹了一朵不知道什么品种的小花,这样奇怪的打扮配上他的浓颜却有一种莫名的妥帖,没有给人很强烈的视觉冲击。
“二宫和也。”他礼貌的点了点头,冲着松本润微微一笑。

“嘿,你笑起来很好看。”松本仿佛看见了新大陆一样,“刚刚你的魂儿和丢了一样,眼神空洞,我原以为你是个刚刚失业的人呢。生无可恋。”

“呵,失业?倒也差不多,天知道这份工作折磨的我多惨。”二宫苦笑了一下,垂下了眼睛不去看松本的笑脸。

“哈,那还要祝贺你脱离苦海呢,不过很不巧我们喝的是咖啡,不能干杯。”松本端着杯子笑的很开心。

二宫看着松本的笑脸鼻头忽然有些酸涩。

我多想像你一样笑的开怀,可我除了雕刻,还能做什么呢?什么也做不了啊。二宫死死地咬着牙不让自己哭出来。雕刻就是他的一切。

 

他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名为艺术的迷宫里,可是迷宫有出口,他如今已经不是身在迷宫里了。

 

他的心在三途河。

评论

热度(8)